深深深深深情

私信不回
找我视频号或小世界搜索蔡蔡国王
击玩裘舞患心人,雷的别来
雷bl gl
本命舞女梦之女巫

【击玩】拥抱(4)

——如果我像他们一样勇敢,也行她就不会离开我。

副cp心患心无差随意代,占tag致歉,ooc致歉

不确定xql最后的命运,私设是他俩从村庄逃走了

甘吉正无聊的摆弄着暖绒,忽然听到隔壁传来一阵树枝碎裂的响声。

他趴在窗户上看。一个男人正拉着一个女人,身上背着行李,神色慌张。

甘吉想起来了,这是埃米尔。牵着他的手的是艾达。

埃米尔发现甘吉在看他们,转头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别说出去,艾达和我要离开这里。你相信她不是女巫的,对吧?”

甘吉才不相信那些奇怪的女巫论呢,至少它从萨里娅婶婶嘴里说出来,可信度完全就下降了。

“甘吉,代我向村里其他的‘女巫’问好。”

艾达脸上展露一丝笑意。

“我们会去到一个乐园,我希望以后她们也能来。”

甘吉不愿意听他们多说,摆摆手示意他们走。

“再不走,天可就亮了。”

埃米尔和艾达手牵着手,借着夜色的掩盖离开了。

——我永远相信艾达,无论他们怎么说。

甘吉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息。

也许不是所有的“女巫”都会被送上那个奇怪的十字架。

“如果我当时告诉安妮姐姐逃出去,她是不是就不会下落不明?”

悔恨的泪水划过脸庞,滴在床单上。

床头的暖绒还摆在那,似乎想要诉说不为人知的故事。

【击玩】拥抱(4)

——别离前,你送给我一个拥抱,作为告别的礼物。

“安妮姐姐,那我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你了。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

“好孩子,别说傻话。”安妮俯下身,轻轻的摸了摸甘吉的头。

“在你成年的那天,你会看到我,我会乘着流星归来,就像以前一样。”

甘吉抬起头看看,安妮抓了一颗糖塞在他嘴里。

“乖,睡觉吧,听话的孩子才有糖吃。”

甘吉不舍得依偎在安妮身边。安妮蹲下来,把他抱在怀中。

“再见了,亲爱的孩子。”

…………

床底下安然放着一只暖绒小羊。

“萨里娅婶婶居然没有扔掉它。她总是说这是不详之物,真可笑。”

“迷信的老太婆,呸!”

“我想安妮姐姐了,说真的,那个新的腹语师好像她。同样的金发,同风格的衣服,如果我能看清她的脸……那我一定能确定她是不是安妮姐姐。”

可是她一直是一副阴沉忧郁的模样,甘吉看不清她的脸。

“无论如何,她会回来的,对吧。”

甘吉捧起小羊。

【击玩】拥抱(3)

——你还记得它吗,你说,这是给我的礼物

“安妮姐姐!”

“安妮姐姐!”

安妮·莱斯特,她的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孩子。

“故事就讲到这里了。所以今天的幸运小朋友会是谁呢?”

安妮拿出一个小羊玩偶在孩子们面前晃了晃,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

“锵锵!是属于你的哦!甘吉·古普塔!”

安妮小心翼翼地把玩偶放在了甘吉的手心,其他的孩子脸上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好了,天色不早了,快回去吧!明天还有小玩偶呢。”

晚上,甘吉手里捏着那只小玩偶,就是睡不着觉。他把它拿起来看看,摸一摸,再轻轻捏捏它的耳朵。

“真可爱,我喜欢这个礼物,我喜欢安妮姐姐。”

“甘吉!你在干什么呢!还不睡觉!再不睡觉,当心村里的狼来把你叼走!”

“哼,谁信呀,她每次都这么说。”

甘吉把小羊拿起来。

“我可不怕大灰狼呢!我是最勇敢的孩子!安妮姐姐说了!”

“不过,你会害怕大灰狼吗?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划重点!

这里的喜欢不是什么炼铜情节啊喂!就是单纯的小孩子对大姐姐的好感!

真正的🍬还在后面,不是这里!

【击玩】拥抱(2)

——我见过你,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时候,你还像小女孩一样,天真烂漫。

萨里娅婶婶虽然对腹语师的事情非常怀疑,但是她似乎又有所害怕。

九年前,村子里就有一位这样的腹语师。不过比起甘吉所描述的知心大姐姐,她更像是一个有着16岁外貌的8岁孩子。孩子们喜欢她的腹语表演,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出色,更是因为她总是慷慨地将玩具赠送给孩子。

甘吉也有一只,小羊暖绒。那是他童年时的第一个小玩偶,弥足珍贵。

就是她,就是她,安妮·莱斯特,这个巫女!阴魂不散的巫女!

当年是她主张处死她的,现在为什么又回来了,是来索命的吗?

萨里娅婶婶越来越激动,对着甘吉大吼大叫。

“我不管她是什么人!你最好离他远点!哪天丢了性命神仙也救不了你!好自为之吧!她是个巫女!”

(9年前)

“姐姐,你要去哪里?”

看着甘吉天真的样子,安妮实在是不忍心将事情告诉他。

“姐姐会去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那里有蘑菇屋,有七彩霞云,有好多好多会说话的小动物。以后你可能见不到姐姐了,不要担心,姐姐在那里准备更好的玩具。”

“姐姐会回来的。如果姐姐没有回来,你以后会找到姐姐的。”

这是安妮·莱斯特对三岁的甘吉说的最后一句话。随着炽热的火焰在木头上燃起,他再也没有见到她。

——也行你忘了我,没关系,我会回来找到你

【击玩】拥抱(1)

现在设定甘吉是十二岁

甘吉·古普塔从不相信世上会有鬼神。

但是今天他好像改变想法了,也许他看见了什么东西。

是的,腹语师,一个奇怪的腹语师。

她扎着金色的双麻花,亲切的对着孩子们笑。细线吊着的木偶在她手下也似乎有了生命。孩子们都很喜欢她的表演。

每天下午三点,她都会到这里来。很多孩子都会前来观看她的表演。

甘吉也不例外。

今天的表演有些晚了。回去的路上,夕阳的余晖铺满小池塘,落叶掉在大地上。人踩过去,发出沙沙的声响。

萨里娅婶婶不允许孩子们六点后还在外面逗留。照甘吉的话来什说,她是个迷信的老太婆,总是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每次一回村里,她都会用她拿大嗓门嚷嚷着。

“快进来!你这个顽皮的家伙!你要是被森林里的祭司抓去当祭品了,哭都来不及呢!”

她好像相信一切的鬼神,就是不相信那位腹语师的存在。

甘吉不喜欢和她多做解释,她每次都是那么说。

“金色双麻花,倒是个漂亮的姑娘。可是你看看,那片地方哪有你说的什么腹语师啊!少编出些瞎话来骗我!”

哼,随她去咯。可是她的女儿为什么昨天失踪了呢,真奇怪。她明明只是和腹语师一同前往森林了而已。她说她会带回最美丽的花朵,最鲜美的蘑菇,会像一个巫师一样骑着扫把飞行。

今天腹语师又来了,不知怎么的,甘吉越看越觉得眼熟了。

——我好像,在某个地方见过你。

荔枝

本人原话谢谢

一个圈子的yellow程度如果超出了一个范围,程度越多,圈子越低质

打了反yqsljy,因为觉得很适合

扣1分欧气,抽完记得还回来

很难想象

这样的cp是存在的,并且是有人磕的

俗且老套的一些东西

第一人称,私设裘克朋友

好久没有联系的裘克今天忽然邀请我去他家坐坐,我很意外,不过作为多年的好朋友,我是不会拒绝的。

家里好像又翻新了一遍,墙上老旧的壁纸都已经替换下来,刷上了新漆。客厅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八音盒,以及一位女子的照片。

我不认得她,凭记忆,她应该就是裘克所提起的“娜塔莉”。每次提到她,裘克总是滔滔不绝地和我介绍她有多么美丽迷人。说着说着,他又会把头埋进抱枕,坐在沙发上像疯子一样嚎哭了。

照片有些发黄,但是相框很精致,上面的玻璃也是干干净净的。裘克告诉我,他每天都会处理一下,让玻璃保持干净。

“你也会喜欢这些精致的小东西吗,这可不像你的品味。”我坐在沙发上,打趣他。

“地摊上买来的,你看,这里面的小人是不是很像她。”

裘克打开八音盒,动人的旋律弹跳在耳边,八音盒里的小人站在上面旋转,像是位翩翩起舞的芭蕾舞者。

“呐,你拿着听一下吧,但是记得千万不要弄坏了。”

我小心翼翼地拿起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宝贝它,还是不要损坏的好。

听着听着,裘克的脸色忽然变得忧郁。我看向他,他似乎察觉到了,背过身去点了一支烟,便不再说话了。

晚八点后,我也就和裘克挥手道别了。

裘克笑着送我出了门。关上门后,我慢慢的下楼。

他家传出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呜咽,或许是我的错觉吧。

请问裘舞群怎么走,蟹蟹

反slsx微文学版

若说这sx解吧,您可得离它远点。要是在它面前说雷sx,它定要指着你的鼻梁,道你是个反bg的贵物,端起碗来骂娘的狗崽。神志不清,两只手在空中胡乱笔画,嘴里喃喃着“约瑟夫是你爹,调香师是你妈”之类的话,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至于sl解,自然也是不遑多让。那小嘴一叭叭,竟是给叭叭出了个“日服官推”了。人云亦云,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所有sl解都知道了这个谣言,拿着大肆宣传,属实愚昧!